第三组广告
  • 内容详情

  • 珍藏在我心中的那把月琴

      魏玉婷

    时隔多年,我依然清晰记得那个寒冬午后。大山深处的彝家小院里,传出月琴历史悠久的声音引人驻足。彝族月琴是彝族传统乐器,老人向我讲述了他和月琴苦乐相伴的日子,不同阶段拥有的三把月琴,也在低语述说着老人的一生。

    老布达尔说,弹起月琴,生活的快乐便流淌出来了。儿时拿到的第一把月琴是爷孙三代人的传承,青年时收到的第二把月琴让他重拾生活的新希望,老年时买到的第三把月琴成为了他一生所爱和最后坚守。老人话不多,弹起月琴便是他最真挚的表达,无论深陷苦难还是迎接幸福,月琴始终陪伴着他。无需多言的唯一知己,承载安放着他的精神世界。

    因为采访,这把月琴被人看见,老人的故事被人熟知,但大多数人或许并不认识这个冷门乐器,也从未听过它的古老琴声。现在会弹奏月琴的彝族人日渐减少,爱听彝族月琴曲的人也日趋老龄化。老人曾说,村子里会弹月琴的人都老了,琴声越来越弱了,村子里的年轻人都只用手机听流行歌,关于月琴,听都不愿听,更别想去学了。

    随着时代变迁,不知,如今是否还有琴声在山间流淌?万物发展变化,失落何止月琴。在我心中,纸媒正如那把月琴,历史悠久且底蕴深厚。何其有幸,我曾听见过那回荡在高山低谷的历史声音,也曾写下过这鲜活在三江湖畔的小城故事。

    后来,这篇名为《弹起月琴,生活的快乐便流淌出来了》获2014 年度四川新闻奖二等奖。而我手中紧握的笔,正如文中那把月琴,通过采访报道,可以记录时事、聚焦民生、帮助他者、治愈人心、传递正能量。

    还记得刚当记者的那年冬天,我通过连续报道面向全社会发起了“温暖觉”爱心行动,为马边彝族自治县、峨边彝族自治县共6所学校的1873个孩子送去了1873套过冬物资,让大山里住校的孩子盖上了新棉被、睡上了温暖觉,从此拥有了暖冬和甜梦。

    “你是天使吗?”孩子们天真无邪拉着我问的这句话,让我瞬间红了眼眶入了心,无数次翻山越岭也忽然有了意义。此刻,大概就是记者的价值所在,坚持用心观察,用脚丈量,用笔记录,通过手中的笔和相机,让故事传递,让人物鲜活,让帮助延续,让瞬间永恒。

    突然有些恍惚,庆幸的是,无论身处何地、行至多远,我都会永远记得这份记者初心来时路,那些在大街小巷、田间地头、深山低谷里,独自走过的路,采访遇见的人,镜头聚焦的时刻,笔下记录的故事,都将永远充盈滋养着我,成为我最温柔而有力量的存在。

    在当下这个信息爆炸、流量变现的时代,我始终坚信“内容为王”,变化的只是载体和形式,好的优质内容永远是稀缺品。月琴始终存在,只要我们记得,纸媒也永远深刻。

    珍藏在我心中的那把月琴(图1)

    一把月琴的故事